極緩更。
歡迎催文_(´ཀ`」 ∠)_

防彈南糖_這吻來得突然

音樂聲軋然而止,他還在疲憊的餘韻裡喘息,一眨眼的時間成員們全都消失在練習室,他的呼吸聲在室內迴盪。

閔玧其按了按腰椎,蹬了蹬小腿,緩緩踱步到角落,抓起外套,拎著包準備離開這個待了一整天的地方,卻突然跌回角落的沙發上,包掉了,外套也落了肩,他嚇的倒吸一口氣,還沒緩過來就被掩住了視線。


同樣還沒離開的金南俊攔住了他。


唇齒被竄入的舌用力撬開,壓在身上的人肆意掠奪著閔玧其口腔內所剩無幾的氧氣,時不時劃過牙齦的舌尖引起他一陣陣激靈,他被迫仰起頭,來不及吞嚥的唾液沿著下顎線畫出一道銀絲。

他因缺氧而發暈,漲紅著臉提起膝蓋用力一踹。


「金南俊,討打?」閔玧其終於奪回呼吸的權利,彷彿力...

文章總整理(極緩更狀態)

防彈

+錫糖

  - 無題

  - 醉酒

+南旻

  - 越界

  - 這吻來得突然

+ 南糖

  - 時光旅行

+ All泰

  - 感冒

  - 所謂花吐00.01.

  - 所謂花吐02.

  - 所謂花吐03.

  - 所謂花吐04.05....


防彈all泰_所謂花吐

//DOPE職業設定人物


08.

     金泰亨最近變成了話癆,抓到人就嘰嘰喳喳講起還是實習生的往事,話講一講還會睡著。上次是金南俊看見呆滯的他慌的一比,這次換朴智旻快嚇掉半條命,聊的正起勁時金泰亨突然沒了聲音,頭一撇昏在床頭,朴智旻用力揍了他一下他才悠悠轉醒,一臉沒事的接續剛剛的話題。


      「你......真的沒事嗎?」

      「嗯?剛剛我怎麼了嗎?」...


看越多的文就越發覺得自己文筆像螻蟻,一捻就碎了。

謝謝還願意停下腳步讀文章的各位。

防彈all泰_所謂花吐

//DOPE職業設定人物


06.


金泰亨在家裡閒得發慌,那裡躺躺這裡坐坐,偶爾咳出的幾朵花瓣被他掃了起來堆在房裡,掃著掃著想起了自己還是個菜鳥偵探助理的過去。辦公室裡一票用資歷領薪水的老鳥看不慣他過於快速的升職之路,開始帶頭造謠,說他是空降部隊,說他是靠後門進的事務所、靠錢升的職。

他難過,他哭過,還被同住在一起的朴智旻發現了,哭腫的眼睛還沒消下去就被一把從包緊緊的棉被攆出來。

本以為會被罵,結果朴智旻也哭了,像用盡全身力氣把他抱的老緊。



同事訂午餐沒他的份,隔天開會沒人通知他,一件小組的案子出了差錯,同事吐吐舌裝無辜把責任全推給他。之後金泰亨選擇關起對外頻率,照樣揚起四...

WannaOne金昏_你說,陽光的味道是什麼?

*ABO

*OOC全我的

*最後一個tag可看系列文


朴志訓分化的時候朴佑鎮剛好在一旁,嚅囁著渾身發燙時他徹底慌了。


要叫哥哥們嗎?還是叫醫生?朴佑鎮仍在天人交戰,僵在自己床上眼睜睜看朴志訓重重摔下地,本想伸手去扶身體卻不自覺突然緊繃。

是Omega。

他迅速拉開距離,像塊石頭在床鋪上不敢隨意挪動,正背倒背著九九乘法表維持超人般的意志克制自己的信息素擴散,Alpha的本能和理智在拉扯,他怕自己一移動緊繃到極限的理智線會瞬間斷裂。


大眼佈滿氤氳水氣,朴志訓的喘息聲在空蕩的房內迴盪,紅潤的唇一開一闔像條脫水的魚亟欲甘霖澆灌。朴佑鎮嚥下口水,掌心在棉被上收緊到關節發白。...

我只是想來自首一下。

這裡絕對不是高產的地方,名字裡的柴就是廢柴的柴(´・ω・`)(好啦其實不是#

是會一下休息很久又一下炸出很多坑的那種人(;´Д`)

(歡迎來催文,真的。)

是個橫跨三個飯圈的雜食寫手。

不過碼文不會停,畢竟寫文還是我的終生志向(`_´)ゞ

真的謝謝大家願意抱著期待讀我的文。

感動到上天(#

防彈all泰__所謂花吐

//DOPE職業設定人物

04.

病情看似有好轉,金泰亨不再像之前吐出大量的花,他乾嘔著吐出幾片花瓣,看著它們飄飄然落在床單上。他之前沒想到要研究、也沒來得及觀察就匆匆把花瓣銷毀,這次他有了時間,也不用再躲躲藏藏擔心花瓣被發現,逕自把花瓣捧在手心左看看右看看,以觀察力自豪的金偵探卻看不出任何端倪。

他把花瓣再次掃下床舖,赤裸的雙腳踩在地面上時才發覺花瓣已成地毯,繞著他成了花壇。他不知道自己在房裡待了多久,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完成日常作息,像個廢人一樣吃喝拉撒睡。他覺得自己的頭又痛了起來,再次橫躺回床上,咳了幾聲。

「泰亨啊。」房門被打開了,朴智旻探了顆頭進來,橘色頭髮蓬鬆蓬鬆的晃動著,在聽...

WannaOne丹雲__糖味

*ABO

*OOC全我的

*最後一個tag可看系列文


「丹尼爾,我要洗臉。」

「唔唔唔⋯⋯」


當沁涼的薄荷味灌入鼻腔,河成雲皺起鼻頭把滿口泡沫吐進水槽,舉著牙刷無念無想的盯著泡沫隨水流旋轉排入排水孔。晃晃滿頭亂髮,他把自己的牙刷與其他人的擺在一塊,捧起水打濕臉頰,擠了滿手的洗面乳搓出泡沫準備抹上臉時突然感覺頭頂一份不輕的重量。

「還沒醒嗎?」河成雲抬眉,繼續他的洗臉大業。姜丹尼爾沒回應,依舊像個懶骨頭倚在他身上半瞇著雙眼咂咂嘴,明顯尚未清醒。

「起來。」他用手肘輕輕撞了下姜丹尼爾越發無力的身子,而他也聽話的退到一旁一屁股坐在馬桶蓋上打盹。


但他是清醒的,一雙眼睛隨河成雲...

防彈all泰__所謂花吐

//DOPE職業設定人物

03.

「哥——」田柾國一如往常走進金泰亨的事務所,手裡拎著裝得飽飽的牛皮紙袋,跟櫃檯姊姊小聲地打了招呼後直接推開他哥的辦公室玻璃門,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懶骨頭上一動也不動。

「唔,警局加班狂怎麼今天那麼早?」金泰亨起身,順手接過檔案資料,眼珠子掃過一遍後皺眉指著文件的某個角落。

「這什麼?」他揀起一張模糊的照片,昏暗的木質地板上當事人面部朝地呈伏地貌,周圍被一堆紫色花瓣圍繞彷彿某種詭異儀式。金泰亨老覺得那花眼熟。
田柾國也直起身板,看了眼照片便開了口,「花吐症的樣子。」

金泰亨一愣,回想起某次飯局朋友醉酒後伏在自己肩上喃喃的故事,那主角嘔花致死的哀傷故事。

「...

1 2 3 4
© 柴式方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