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緩更。

防彈果糖__熬夜

🚗🚗🚗💨💨💨

,https://zine.la/article/2b8674f00a9a11e893fd00163e0c1eb6/


新手駕駛,龜速前進,請溫柔對待。

WannaOne丹雲__罪

*丹雲

*血腥向

*極短

*極度OOC,AU

*慎慎慎入

*一發完


_


他揚手為自己肩負的罪責告解,昏黃燭火顫動著、跳耀著欣喜若狂,灰白蠟油順著引力墜落,像個喪家哀悼靈魂的昇華。他脫下殘破的襯衫,赤裸上身面對端坐在祭臺上那人純潔的存在,紅褐掩著他眼底翻騰的悸動,彷彿還感受到四處噴濺的液體濺入嘴角,腥臭的鐵鏽味在味蕾旋轉。他單膝跪下,膝蓋擱在台階上,大理石的冰寒刺入骨裡。

    他在黑暗中臣服,那人在皎潔月光下冷冷看他,瞳裡是一片虛無。他捧起那人從黑袍露處半截的腳,貪戀的印下一吻。...


WannaOne__晴雨05(final.)

*AU、OOC注意

*雙朴,夾帶丹昏


默默的把它發完了(汗)

這種風格是第一次嘗試,希望正在讀它的各位會喜歡。

朴佑鎮還是有沉穩的一面的!


5.

   姜丹尼爾。

   姜義建。

   高中體育老師。

   社團指導老師。

   前男友。


   牌上是他的名字經打印後工整的刻痕,印象中朴佑鎮種下的是苗小的樹苗,如今抽枝的樹芽整整高出朴志訓一顆頭。他伸手觸碰那道從樹葉間探頭...

WannaOne__晴雨04

*AU、OOC注意

*雙朴,夾帶丹昏


4.

    又下雨了。


    雨水沿著屋簷滴答落下,打在葉片上刷刷作響,此時聽不見遠處海浪波濤的聲音,也聽不見平時的蟲鳴鳥叫,世界只剩下雨聲、和遠處轟雷。

    「我們出去走走吧。」朴志訓蹦下吧檯,腳下的滑溜感差點沒讓自己失去平衡。他盯著朴佑鎮,模糊的輪廓讓他有點煩躁。

    「外面下雨。」朴佑鎮沒有答應。水龍頭出的水稀哩嘩啦的瀝下水槽,玻璃與馬克杯相互碰...

WannaOne__晴雨03

*AU、OOC注意

*雙朴,夾帶丹昏


3.

    難得放晴,朴佑鎮勾起房東今早送來、充滿愛和食物的小竹籃說要去野餐,在離這不遠的小溪旁。


    其實朴佑鎮才是柔軟的那方,不管在人群中還是在感情裡。朴志訓努力盯著朴佑鎮忙碌的模糊身影這樣想,浸在溪水裡的雙腳有一下沒一下踢起略有寒意的水波。

    長得一副大佬樣卻會因為前一晚灑狗血的連續劇哭腫雙眼,隔天帶著腫泡泡金魚眼出現還嘴硬說是打架打腫的,再一拳揮向一旁笑的無良的朴志訓臉上打上一場名義上為實...

WannaOne__晴雨02

*AU、OOC注意

*雙朴,夾帶丹昏


2.

   朴志訓按下車窗,暖風打上他朝外張開的手掌,他瞇起雙眼望向快速道路遠處一片綠意盎然,奔馳的車輪卷路面上的小石子敲打輪框,收音機裡純粹的樂音和男人低沈的嗓音融合得正好。

   方向燈喀噠喀噠的亮了,朴志訓把目光移回朴佑鎮專注的側臉和流暢打著方向盤的手,仍舊一片模糊。他有些喪氣,垂下頭開始揉起手指。


   姜丹尼爾喜歡在開車時騰出一隻手捏捏副駕駛座上朴志訓柔軟的掌心,那份力道帶來安全感,像小時候媽媽牽著自己在公園散步時時不時揉捏...

WannaOne__晴雨01

*AU,OOC

*雙朴,夾帶丹昏

*換個新風格,請鞭小力一點(背起鍋蓋


1.

     斗大雨點敲上窗框時朴志訓老早就醒了,像個懶骨頭似的攤在硬邦邦的床墊上,頭頂的營養液滴答落下再藉由細管輸入血管,針扎的破口隱隱然脹疼。前一晚未關的電視發出罐頭笑聲與心電圖的尖銳單音摻合在一塊。他揉揉眼睛,聽見門外推車和輪椅骨碌碌經過。


     有點冷。

     朴志訓用被單把自己裹緊。...


嗯,金昏那篇ABO被吞了。

等開完車再補上來。

上了節目,哥哥們都在實力破壞朴志訓鏡頭前溫順可愛偶爾頑皮的形象,朴志訓都笑著搖手說沒這回事,心底暗戳戳想著回宿舍該怎麼聯合朴佑鎮處理他們。

粉腸團是實勢一位啊一位。

WannaOne金昏__

文章設定


*ABO設

*日常ooc, 私設滿天飛

*扛著鍋蓋跑路(狂奔)

*偷渡點丹昏


準備從客廳回房裡睡個午覺的朴志訓舉步維艱,背後拖著掛在他身上猛嗅還不停喃喃怎麼可能會沒有味道的長腿忙內在電視櫃前徘徊,繞了茶几好幾圈後朴志訓感覺小腿有點痠澀。

「不是已經有朴佑鎮的味道了嗎?這問題自從我分化後你就問到現在了。」他笑著連忙把肩上的賴冠霖卸下,一連串問句炸的他燒腦,木質香味的信息素還時不時充斥鼻腔。揉揉莫名發燙的耳尖,朴志訓向後拉開了距離。
賴冠霖有些委屈的垂下頭,蔥白手指拉扯著褲子的破口。他太習慣像個小孩屁顛屁顛挨在朴志訓身旁,在他耍賴撒嬌的時候朴志訓也只會無奈的拍拍他毛躁...

1 2 3
© 柴式方程 | Powered by LOFTER